沈阳火车站的风雨百年
2014-10-21
来源:
标签:

  这几座火车站见证了沈阳的近代城市史沈阳火车站的风雨百年清朝末年的茅古甸火车站内

  焕然一新的沈阳站

  10月15日,建设中的沈阳南站(位于浑南区南部)取得重大工程进展,哈大高铁途经沈阳南站转入正线运行。据媒体报道,“最快2015年8月, 全国第五大、东北最大的火车站——沈阳新南站便将投入使用。到时候,沈阳市民和途经沈阳的旅客都可在沈阳南站乘坐高铁前往丹东、大连、长春、哈尔滨等方 向,未来还可乘坐京沈高铁和城际铁路。”

  说到火车站,它对一座城市的意义不容小觑,它是城市近代化的标志,也是现代交通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更在城市的进化过程中亲历一切。百年来,沈 阳曾经有过多座火车站,它们有的昙花一现,有的已成为历史文物,有的直到现在,还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沈阳站、北站、苏家屯站、东站……历史的长河中,这些 火车站见证了近代史上的重要篇章。

  老道口 原有一座火车站

  说起沈阳最早的火车站,得站在方城的西北角向西看。19世纪末期列强入侵中国,俄国人联合德、法,干涉日本侵占辽东半岛,从清政府手中获得许多利益,他们的侵略势力也沿着中东铁路扩展到东北各地,这其中就包括奉天(今沈阳)。

  1897年,俄国人开始修建中东铁路,并在沈阳设站,地点就在西塔西侧约500米左右的地方,车站取名“茅古甸”,是由盛京的满语音译“谋克 敦”而来。茅古甸车站虽然离老城区外城的小西边门尚有一段距离,但从车站步行进城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离城市相当近了。车站刚刚开始修建时,那里尚 是荒凉之所,仅有一座俄式的青砖房,5条线路。

  日俄战争后,日本人获得中东铁路长春至旅顺口段及其一切支线,连同其附属的财产和煤矿,这里面就包括茅古甸车站。后来,日本人在车站以南的位置 筹建了一座更大的火车站——奉天驿,即现在的沈阳站。据资料记载,“奉天驿”先由帝国大学的太田毅于1908年设计,因太田毅中途病故,又由吉田宗太郎完 成。“奉天驿”是一座欧式风格与日式风格相结合的两层红砖建筑。

  与“奉天驿”如影随形的还有其对面的三座老建筑,左侧是与车站同期的悦来客栈(现医药大厦),中间是共同事务所、贷事务所奉天铁路公安段(现沈阳饭店),右侧是奉天铁路事务所(现沈阳铁路宾馆)。

  奉天驿建成后,原来的茅古甸车站附近就成了铁路货场和仓库区,为了方便人们跨越铁路同行,这里修建了一座铁桥,“老道口”的名字就这样被沈阳人叫响。

  老北站 当年沈阳最热闹的所在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沈阳城,正处于近代化的萌芽阶段,而作为城市近代化象征之一的铁路,在沈阳也逐渐成为老百姓们习惯的交通工具。自俄国人 途径沈阳修建中东铁路(后被日本人改名为南满铁路)以来,陆续有京奉铁路、安奉铁路、奉海铁路等线路从沈阳经过,沿着铁轨行进的方向,沈阳又修建了数座火 车站。

  光绪初年,清政府主持修建京奉铁路,它在沈阳的站点设在皇姑屯附近,起名为“奉天新站”。但是,没过几年,因为车站与方城距离过远,清政府与日 本达成协议,通过南满铁路的一段将京奉铁路向方城城根方向延长了一些,并在小西边门外开设新站,名为“奉天城站”,原来皇姑屯附近的车站就改为“皇姑屯 站”。

  在近代史的相关书籍中,皇姑屯站名气很大,1928年,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爆发,张作霖乘坐的列车被日本人炸毁于车站附近的三洞桥处。

  说到张氏父子,沈阳有两处火车站都与他们相关,一为沈阳东站,一为辽宁总站(老北站),其中,总站是京奉铁路的终点,东站是奉海铁路的终点。

  张作霖主政东北后,为摆脱日寇控制,筹划在“南满铁路”东侧,铺设奉天至海龙的铁路,与日寇争夺铁路建设权、经济权、军事运输权。作为中国人在东北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奉海铁路”所有施工设计,均由中国工程师担任,并且不取外资、不借外力。

  有史料记载,奉海铁路全长251.2公里,1925年7月开工,自奉天古城大北边门外毛君屯起,东北行经抚顺、营盘、南杂木、梅河口到吉林省海龙县。据说,本来该工程预计三年完工,可建设者们克服重重困难,提前九个月完成建设任务,于1927年8月正式通车。

  同样是1927年,为了与日本人经营的火车站抗衡,张作霖开始修建辽宁总站,并于1930年竣工开通使用。兴修辽宁总站是个浩大的工程,它的建 设方案由著名建筑设计师杨廷宝设计,总面积8485平方米,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小木格窗、绿色铁瓦顶,曾经是京奉铁路上最大最好的车站建筑。由于这里毗邻 北市场,车站前到北市场一带就成为当时沈阳最热闹的所在。

  后来,老北站被列入沈阳铁路枢纽改造规划,计划修建新北站。1988年,老北站停办客运业务,但这座建筑依然留存,并相继于2003年、2012年被列为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苏家屯 百年老站的勃勃生机

  在沈阳南部,同样有座有着100多年历史的火车站,那便是苏家屯站。它始建于1903年,是在中东铁路通车后修建的车站。日本侵略者改建火车站 后,将火车站西侧一块地辟为“满铁附属地”,同时,借火车站交通运输之便,将一些外地人及苏家屯堡村民渐次搬迁到火车站以西居住或开办商业。人口逐年增 加,站西开始繁荣起来,逐渐形成粮食交易市场和商品流通的集散地。

  现在的苏家屯站,还有30余列火车在此停靠,而作为一个特等站,它更重要的任务是担当沈大、沈丹等铁路线上下行直达、直通、区段、摘挂列车以及沈阳枢纽小运转列车的编组、解体任务,是东北地区最大的路网性编组站和零担货物中转站。

  有资料显示,抗美援朝时期,苏家屯成立军用饮食供应站,成为赴朝过往部队后勤补给的重要一环。当年曾在苏家屯军供站工作的郭文才老人回忆,当时 时间紧,过往部队多,供应初期一时出现紧张,“刚开始,过半个小时就来一辆火车,一车至少有一个团,少说也有一千四五百人,这辆车还没吃完,下辆车又来 了,这么多人要吃饭,咋办?还有大量的军马……”小站雇用附近百姓为临时职工,一下子有了800多人。但这么多人,工作高峰时也不能满足需要,一个蒸饭箱 一次可以蒸熟300斤米,熬菜锅里的水深可以没过成人胸口,熬菜时,必须三个人用铁锹搅和……据说,当时一昼夜可以不间断地供应1200人用餐,2000 人饮用开水。1951年共接待129.64万人,其中用餐的为72.26万人,供应开水11.61万担,补给马草10.49万斤、马料2.2万斤……如 今,这座百年老站仍焕发着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