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洞与中国铁路建设
2015-08-04
来源:中国铁路总公司
标签: 中国  铁路  张之洞 

      晚清重臣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直隶(今河北)南皮人。他顺应时代发展潮流,视修铁路为富国强兵要政并为之作了不少努力。

  倡筑芦汉铁路

  中法战争以后,清廷虽一改反对修铁路之初衷,但仍未将之定为治国的宏观决策。

  188810月,李鸿章经海军衙门奏准循运河展筑唐山至天津的铁路至通州(大运河终点),朝中视铁路为“奇技淫巧”的大臣群起反对。

  这帮顽固派官员声称,津、通间若通铁路,则外国军队可乘火车从大沽口疾抵京师;动迁大批庐舍、坟墓,百姓将攘臂相拒;大批以车船行店负贩为生者将失业沦为流民,扰及京畿。

  李鸿章等洋务派官员力陈津通铁路之利。双方争持不下,形成僵局。

  时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关注并参加了这场争论。188941日,他给清廷上了著名的《请缓造津通改建腹省干路折》。

  张之洞在折中批评顽固派蔑视西方工业文明,指出“轮车与轮船、电线等确有利用之实,不得谓之淫巧”。他认为,铁路固然要服务于海防,“但今日铁路之用,尤以开通土货为急”,需建路处比比皆是,目光不宜仅盯着津通一隅,应“先易后难”;既然在津、通间筑路阻力颇大,则可改选阻力较小又急需通铁路之地兴工。

  为此,张之洞在折中提出,“宜自京城外之芦沟桥起,经行河南,达于湖北的汉口镇,此则铁路之枢纽,干路之始基”。该路地处腹地,远离海口,沿线人烟不似津、通间那般稠密,又无大河、大路相伴,修建阻力必小;沿线矿产丰富,农业发达,土货输出,商品运进,营业必旺;且此路纵贯三省,借长江联通八九省,日后引出支线,干线作用更明。 这条被称为芦汉铁路的干线长达千余公里。为确保路成,张之洞提出可用8年时间,将全线分为4段,逐段完成,成一段通车一段,以路养路。

  张之洞此折目光远大、切实可行,茅塞顿开的清廷于55日发出上谕大加赞赏,并据此调整了自己的铁路方略。  

  上谕曰:“此事为自强要策,必应通筹天下全局。海军衙门原奏,意在开拓风气,次第推行,本不限定津通一路……定一至当不易之策,即可毅然兴办,勿庸筑室道谋。” 

  是谕乃清廷将修铁路定为国策之标志。此后,清廷开始把修路视为干系全局之大事去抓,修路区域也由渤海北部沿海逐步推向全国。

  张之洞随即被改任湖广总督,坐镇武昌,与直隶总督李鸿章一起筹划筑路。 

  建成汉阳铁厂

  芦汉铁路未能按计划开工。当时沙俄即将开筑西伯利亚大铁路,清廷为与其抗衡,保卫东北,被迫缓修芦汉路,移款先修关东铁路。

  钢轨为修路之基材。张之洞倡修芦汉路时,曾把修铁路与发展民族钢铁工业结合起来,以为“购买铁料,取之海外,则漏卮太多,实为非计”,“造路之铁可用华产”。芦汉路缓修,他便致力于建设汉阳铁厂了。钢铁工业投资大,张之洞又走了一些弯路(如厂址地势低洼,需耗巨资填土打桩;铁厂附近又无可产焦煤的配套煤矿,焦炭需进口或从开平煤矿千里迢迢运来),清廷所拨银200万两远远不够,但张之洞没有退缩,他多方筹措,甚至不惜挪用其他款项,终于集银500万两,建成了汉阳铁厂。

  18946月,铁厂投产,日产铁50余吨。全厂设炼铁、炼钢、制轨等10个分厂,员工3000余人,为当时亚洲少有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

  由于汉阳铁厂所需之铁矿石来自大冶铁矿,张之洞于该厂投产的当年即主持建成了大冶铁路。是路始于铁山铺矿山,止于长江南岸的石灰窑港,干、支线共长28公里。

  轨钢为低磷钢,而大冶铁矿石含磷高。张之洞缺乏近代冶金知识,又没听旁人之言,未让交验矿石样品即向英国订购了设备,结果所购炼钢炉以酸式为主,不宜除磷,所炼之钢含磷量大都高于标准2倍以上,不合制轨要求,产品因此积压,铁厂亏蚀严重。

  为坚持办厂,18965月,张之洞把铁厂由官办改为官督商办,交由盛宣怀主持,借民力以补官力之绌(盛氏随李鸿章办洋务多年,甲午一战李氏失势,盛氏正谋另觅新主;又张之洞兴办大冶铁矿之前,盛氏已带英国矿师探明此矿,为张办矿打下了基础,张很是感激)。

  铁厂转制,生产自有起色。

  1898年,盛宣怀开办江西萍乡煤矿,该矿所产之煤炼焦颇佳。

  19041907年,汉阳铁厂经投巨资将酸式炼钢炉换成碱式炉,开始生产大批合格的低磷轨钢。

  19061月,萍乡至湖南株洲的铁路建成,干、支线共长90.5公里(后发展成浙赣线)。萍乡煤从此由火车运至株洲,再下船经湘江、长江运抵汉阳。

  汉阳铁厂生产钢轨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用己款修建的国营、民营铁路纷纷采用该厂钢轨,一些借外债修筑的铁路亦于合同上注明优先使用汉阳轨。

  史载,清末所修的铁路中,芦汉线的芦沟桥至保定段,京张线,张绥线的张家口至阳高段,沪杭甬线的沪杭段及宁波至曹娥江段,粤汉线的株洲至长沙及广州至黎洞段等自建铁路,所用大部分是汉阳轨;芦汉线汉口至保定段,津浦线北段,广九线广深段等借外债所筑铁路亦用了部分汉阳轨。

  189610月,清廷设铁路总公司负责修建芦汉路。鉴于制轨与筑路紧密相关,张之洞会同新任直隶总督王文韶推荐已主持汉阳铁厂的盛宣怀任铁路总公司督办。

  官款不多,商款难集,总公司亦只得借债修路。法、美、英、德等大国都染指贷款权。大国势大,张之洞为防过分受制于人,建议朝廷选择西方工业小国比利时为债主(该国钢铁工业发达,张氏又在办汉阳铁厂时即与比人接触)。

  1898年,芦汉路动工,1906年通车,干、支线共长1251.9公里(其中芦保段未用比款)。

  在张之洞支持下,盛宣怀一手督办汉阳铁厂,一手督办芦汉铁路,减少了钢轨进口量,在芦汉铁路铺了不少汉阳轨。 

  收回粤汉路权

  芦汉路兴工后,清廷拟借外债接修粤汉路。

  考虑到比利时国小力单,其承修芦汉路实以法、俄为后援,为避免该3国控制从芦沟桥至广州的铁路全线,清廷抵制了比利时连续给予贷款的要求,而选择了甲午战争后未及直接参与瓜分中国狂潮的美国为债主,与美国合兴公司订立了借款合同。该合同明文规定,粤汉路的修筑权概归美国。

  孰料比利时资本集团趁合兴公司因资金短缺而增股之机控制了其23股权,美方亦竟未予限制。

  随股权之转移,合兴公司的董事及主要经营、技术负责人都换成了比人,粤汉路的贷款承建人顿时呈由美易比之势。

  鄂、湘、粤三省商民及留日学生怒责美方违约,一致要求废除与美方的借约,收回粤汉路权。

  张之洞在外交上犹能维护民族利益。他在两广总督任上时,闻美国不时发生排华事件,曾要求我驻美公使向美外交部提出抗议。美方此次违约使清廷借美款的初衷落了空,加以粤汉路大部分路段又在湖广(今湖北、湖南)境内,有拂民意,他乃支持商民之求,奏请废约。

  清廷准奏,令张之洞主其事。

  为减少废约阻力,避免因此严重影响中美关系,张之洞采取了“重在路权,不争银数”的方针,即只要美方同意废约,中国将支付一笔数目可观的“赔偿金”。

  本已无法履约的合兴公司见有厚利可图,又见中国各地为抗议美国迫害华工而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抵制美货运动,便同意废约。

  19058月,中国驻美公使梁诚代表张之洞与美方订立了《收回粤汉铁路美国合兴公司售让合同》,规定废除原借款合同,中国给美方“赔偿金”675万美元,于当年12月上旬付清。

  张之洞一时难以筹款,便向香港英商借了550万美元(英商曾与美商争夺粤汉路贷款权,彼此有矛盾)11月,“赔偿金”付清,粤汉路修建权回归中国。

  此举中国在经济上损失较大,但毕竟通过斗争,用温和之法维护了自己在国际经济交往中的主权。

  粤汉路权回归,张之洞召集三省商民代表开会,议决由三省“各筹各款,各建各路”,所借英款按各省路段长短比例摊还。

  指导津浦路借款谈判

  190312月,清廷颁布《铁路简明章程》,向民间开放路权。

  在此之前的上年7月,张之洞曾为“新政”出谋划策,会同两江总督刘坤一上“变法三疏”,其中第三疏“采用西法十一条”中“定路律”之请诚为该章程问世之先声。  

  章程既出,在收回粤汉路权推动下,商办铁路公司如雨后春笋而起。这些公司几乎都不借外债。

  爱国心强烈的张之洞(他曾弹劾崇厚在解决伊犁危机中的卖国之举,在中法战争、甲午中日战争中均力主抵抗)倒并不拒用外债,不过民间高涨的收回利权运动却触动着他思忖在借外债时如何少受损失。

  清廷拟借德、英款修筑津浦铁路,且已订了借款草合同,但因对方索求过多,正约迟迟未得定议。

  张之洞既有与外商交涉之经验,官声又颇好,清廷乃于19073月着其会同督办津浦铁路大臣袁世凯办理该路借款事。他再次成功地运用“以利争权”的方针,给对方一定的“现利”,“将借款与造路分为两事”,减轻了债权对路权的侵夺。

  受粤汉路权回归的鼓舞,直、鲁、苏三省(津浦路初选线时,终点定在镇江,不经过安徽)商民及在京官员,纷纷要求废除借款草约,将津浦路收回自办。在此压力下,德、英见中方允给“现利”,便有所让步。  

  19081月,津浦路借款正约订立。

  正约为中国争回了一些路权:其一,规定借款不以铁路、路产及行车收入作抵,而改用直、鲁、苏三省的厘金作抵,这就使债权国失去了控制铁路的物质前提;其二,中方一次性付给债权国“现利”20万英镑,取消债权国代为管理铁路并分取行车余利二成直至中国还清贷款之特权;其三,铁路的建设、管理权均归中国,外籍总工程师得听命于中国督办,中方可自主确定合同要求,根据自己的需要聘任之。

  创办近代铁路学堂

  张之洞从19世纪80年代后期始,即开始创办新式学堂,是中国近代教育的奠基者之一。

  1895年,两江总督刘坤一北上山海关率湘军抗日,张之洞至江宁(今南京)暂兼两江总督,在那里开办了江宁陆师学堂,其内附设铁路学堂。

  日本通过明治维新,铁路建设及教育发展很快。18965月,经日本政府同意,张之洞把原东京路矿学堂改办成湖北驻东京铁路学堂,招收湖北籍学生60名和外省附读生20名。张之洞派知府廖正华为提调,又分别聘日本人岩仓、肄原浩逸为理事、校长。

  18983月,张之洞的《劝学篇》问世。此书鼓吹“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发行量极大。清廷把它发给各省督抚、学政,令其大加刊布。

  该书极言铁路之利曰:“如人之一身,气脉畅通而后有运动,耳目聪明而后有知觉,心知灵通而后有谋虑。耳目者,外国报也。心知者,学堂也。气脉者,铁路也。”他视铁路如报纸、学堂同为社会进化之要素。 

  ﹡ ﹡ ﹡ ﹡ ﹡

  张之洞是中国近代化的促进派,他以自己的胆识和实干精神,促使清廷拓宽视野,定修铁路为国策;他为建立中国首家大型钢轨制造企业汉阳铁厂,修筑芦汉、株萍等重要铁路,发展早期近代铁路教育,倾注了心血;他在积极引进外资的同时,努力使国家少失路权,并获一定成效。诚然,张之洞在其铁路生涯中,亦有缺点和不足,但瑕不掩瑜,他对中国铁路建设的贡献应予肯定。

  (原载《铁路春秋》1995年第2期。作者陈晓东,时任苏州铁道师范学院历史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