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名不匹配地名 这锅该规划还是地铁背?
2017-07-18
来源:南方都市报(深圳)
标签: 站名  地名  地铁 

(原标题:站名不匹配地名 这锅该规划还是地铁背?)

站名不匹配地名 这锅该规划还是地铁背?

焦点  

吴小叉(媒体人)

广州地铁线路不可谓不发达,可地铁站命名水平似乎不太配得上这发展。广州地铁二号线飞翔公园、白云公园、白云文化广场这三个站,空有站名,却找不到实际场所,也一直没有得到纠正。

地铁站名的基本功能就是标示地点,好让乘客知道身在何处,方便寻路。车站命名和实际地名相符,是最最基本的要求,这一点都达不到,基本功能就废了。白云区的这三个站,由于都没有实际地点,连天天在这里上班的人都傻傻分不清楚,更不用说旅客了,地铁本来是为了方便乘客,现在不仅影响了市民生活,还损害了广州的形象,实在是不该!

白云文化广场站,地标性建筑明明是白云国际会议中心,根本找不到白云文化广场。白云公园站也是同样的情况,一出站是广州市儿童公园,并没有白云公园,旅客看着地图肯定一脸懵,地铁站叫白云公园出来又只看得到广州市儿童公园,它们究竟是一个公园还是怎么样啊,原来是划了一块白云公园的规划用地给儿童公园了,现在儿童公园都用了两年了,白云公园还没谱呢。飞翔公园更离谱,直接难产。

《广东省地名管理条例》规定了的,车站命名要与实际地名相符,因自然变化、行政区划调整和城市建设而消失的地名,应当销名。既然白云文化广场、白云公园和飞翔公园都是只存在于规划图纸上的东西,建不建得成都得打个问号,就应该改名。于是问题来了,怎么改?

国土局把球踢给民政局,说要向民政局申请,广州市地铁总公司把球踢给国规委和地名办,说要他们来落实。当年这规划是国土局批的吧,命名地铁公司主导的吧,先不追究这三个规划是不是都只是为迎接亚运画的大饼早已名存实亡胎死腹中,就说亚运会之前规划就出来了,亚运都办完7年了,还毫无进展,这根本不是一个合理的城市规划应该出现的情形。

如果说是规划失误现在建不成了,谁弄出来的事儿谁该负责申请改名,如果说规划没变,请拿出时间表,否则这样无限期拖着,公共设施没有了,地铁站名还留着,是要作纪念碑吗?

广州市城市轨道车站的命名原则是,先用地片名,后用历史名胜、标志性场所,再用路名。看起来很清晰,但实际上有过不少争议,有18个地铁站都曾经改过名,而且看起来原则不清,存在双重标准。

四号线的黄阁汽车城站,最早叫做黄阁北站,后来因为丰田给了钱做企业冠名一度改名叫广州丰田汽车城站,原名明明严格遵守规定,一个汽车城本来就不算标志性场所,给了钱就跟人姓?还好,到最后,这个站没冠企业名。

三号线上的汉溪站改名汉溪长隆站才蹊跷,官方说没收冠名费纯粹因为知名企业能提高影响力,真是空口说白话啊,企业兴衰难知,别说公司倒了就是主题乐园搬了都要改名,再说长隆牌子再大也比不上迪士尼,而迪士尼在香港地铁都是开的专线,没有设计到日常线路里去。

而像白云区这三个站,都还停留在规划上,根本从一开始就不该被命名为地铁站名,现在改也只是亡羊补牢,往后更应该吸取这个教训。

钢筋混凝土也不过数十年寿命,如果地铁站没有市民熟悉的地片名,与其用一些时兴的所谓地标性建筑或是拜金短视地让企业冠名,还不如起一个有历史沉淀或文化意味的名字。譬如已经150岁、世界最古老的伦敦地铁,大象城堡站源于中世纪一个刀剑工匠协会的勋章标记,这也比今年叫X X集团站明年改YY公司站靠谱多了。其实,地铁站名只需承担最基本的功能,背后的意义是需要时间和故事来赋予的,譬如被福尔摩斯加持过的贝克街站,哈利波特迷蜂拥“朝圣”的国王十字车站。这才是地铁站名应有的面目。

地铁犹如大都市的血管,里面流淌着平民百姓烟火气的日常生活。如果一边说着自己是国际大都会,另一边地铁的站名却连最基本的指引功能都做不到,可就贻笑大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