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城市地铁狂飙急刹车
2018-08-09
来源:
标签:
地铁是城市的血管。
  “那北京就属于高血压!”陈雪松哈哈一笑,刹那又板下脸来,她是真的怕了北京的地铁了,“6号线挤得人没有尊严。”
  要是雪松在北京待得久了,她就会发现6号线其实不算什么,更挤的也有:1号线的国贸,2号线的西直门,4号线的新宫站……但此时此刻青年路上正挤着呢,她想象不到那些,“地铁快把我这小北漂的梦给挤碎了。”
  上海,早上7点半,地铁马上进站。
  即使是起点站,汪笑帆还是有点儿紧张。3、2、1……“妈的!冲啊!—”抢到座位就意味着美好的开端,但更多时候他会败下阵来,被男男女女夹在车厢中间,被裹挟着,奔赴新的一天。
  对于陈雪松和汪笑帆这种北漂和沪漂来说,地铁是链接工作与生活的桥梁,同时也提供着频繁的折磨。
  但实际上,地铁是目前世界上运输质量和效率最高的公共交通方式,若说地铁是痛苦,那它也是准时,是快速,是大城市里每天数百万人出行的首选。并且,截至2017年底,北京、上海的城市轨道交通线网水平仍旧是领先全国的,其总长度分别为685.1公里和732.2公里,各自由十几条长度不等的线路组合而成一张有机线网,这个城市线网还将在未来进行进一步的增长与优化。
  但中国只有一个北京,一个上海,一个广州或者深圳,地铁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需要,或者是需要那么多。
  2018年7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以下简称“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国办发〔2018﹞52号文》(以下简称“52号文”),根据统计,全国13座城市因为不符合52号文要求,不再具备承建地铁的资格。
  一日之间,13城“地铁梦”碎,国办一纸文件,给国内高热的地铁申建浪潮,特别是那些二线城市的地铁热按下了退温键。
 
  钱和人,提高的门槛
  地铁是拉动城市经济的利器,但它更是出行工具,应该有需求,才修。
  统计显示,截至今年7月,我国共有43座城市曾得到正式批复,可以建设以地铁、轻轨为主的城市轨道交通项目,但52号文出台之后,其中只有30座完全符合“申报新一轮建设规划条件”,剩余13座城市丧失新一轮的地铁申建的资格。
  在此之前,我国地铁项目申建的主要依据是2003年由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强城市快速轨道交通建设管理的通知国办发〔2003﹞81号文》(以下简称“81号文”)。与15年前发布的81号文相比,此次印发的52号文主要做了三个方面的修正,正是这些修正项,成为了卡住13城的新门槛。
  一是“新增”,新增了地方政府债务、交通企业债务、责任主体、规划期限等要求,以此剔除了9座地方债务率不符合标准的城市:哈尔滨、沈阳、西安、南宁、贵阳、昆明、呼和浩特、兰州、包头;
  二是“提高”,提高了81号文中所要求的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基本条件,要求申报城市的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从100亿元以上提高到30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从1000亿元以上提高到3000亿元以上,申报轻轨的标准,也相应有了大幅提高。因此,太原和乌鲁木齐出局;
  三是“变更”,由300万的城区人口变更为300万市区常住人口的要求,将包头、兰州、洛阳、呼和浩特、南通5市筛出。
其中,包头、兰州与呼和浩特3座城市属于地方债务率和人口要求这2大项指标均不符合52号文的要求,被重复被筛出的类型。
  另外,福州曾在2018年3月被发改委认为市区常住人口不达标而不予批准新一轮地铁建设规划,但该市随后进行了人口统计数据的更新,于是福州又重新进入了有资格申建地铁的城市行列。目前,福州的滨海新城快线已经通过了国务院审批,进入了工程可行性的审批阶段。
  而上述13座城市的“地铁梦”碎也可以划分为两类,一类以包头为代表,其相应的轨道交通项目整体上被无限期推迟,属于短期内彻底破灭;另一类是以呼和浩特为代表,则是暂停新建项目,已经启动的项目还是可以继续施工的,属于“缓中求活”。
  同济大学《城市轨道交通研究》主编孙章是国内知名的城市轨道交通专家,曾长期参与多个城市轨道交通规划的咨询工作,他对《南风窗》记者分析,看似严苛程度不同的两类管制的分野,实际上很好理解。呼和浩特的旧地铁项目可以继续施工,一方面是地铁建设到一定阶段,沉没成本太大,另一方面是地铁建设有很多不可逆的工序,进行项目填埋、修正的资金可能超过政府的补助,“骑虎难下,回不去了”。
  孙章认为,国家给予呼和浩特这类城市地铁项目的管制稍微宽松,是一种不得已的“保胎”政策,同时也寄希望于在放慢城市地铁建设速度之后,将城市地铁建造的亏损后移。同时,改革开放不停步,用增加的经济实力来冲减政府财政压力,使得“将死”的城市轨道交通项目在“缓中求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