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日益发达让上海通勤圈“膨胀”
2018-08-08
来源:
标签:
从2011年到2018年,上海的地铁路网日益织的更密了。如今,就连嘉定、松江、青浦、浦东临港……各远近郊区也被纳入到这张大网中,人与人的距离,因地铁的存在而变得更近。

 

地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人的生活?而人的行为,又会因地铁的存在作出怎样的选择和改变呢?日前,记者专访了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钮心毅,专家依据大数据分析,从上海居民通勤角度得出结论:地铁的便利性让人们可接受的通勤距离变长,也让人们的居住地、就业地分离程度越来越高。而对于嘉定、松江的郊区新城而言,地铁的出现大大增加了当地百姓入市区就业的机会。原本“封闭且独立”的新城像被豁了一道口子,当地居民向外的通勤交流越来普遍……

 


职住越来越分离,是好事还是坏事?

 

从2011年到2017年,上海的人口总量、建设用地规模均没有发生大的变化。表面看,这座城市的体量、结构稳定,实际上,内在的空间结构却一直在演化。钮心毅注意到在人口条件不变的前提下,地铁的客流量却在逐年增长。“4年前,地铁日均客流达到900万人次就已经不得了了,如今,日均超过1100万都是常态。”对照了2011年10月和2017年10月的两组手机信令大数据后,钮心毅又发现,6年间,上海市民的平均直线通勤距离较原先明显增长。换句话说,越来越多的人从更远的地方搭乘地铁上班。“地铁的便利性让人们的居住地与就业地越来越分离。”

图中的黑线围合范围表明上海外环线以内的中心城区,而周边的橙黄色一圈则指代外环线内工作者的居住地分布。“可以看出,在2011年时,上海的职住空间是很紧凑的。”所有在外环以内的工作者,97%居住地不超过外环周边邻近区域,仅3%来自中远郊。全市居民平均直线通勤距离只有5.42公里。然而到了2017年,外环内工作者的居住地向外明显扩散,特别是沿11、7、16号地铁线,溢出了一片片紧靠着地铁线路的居住群。而在2、9号地铁沿线,原本零散分布的居住点变得更加连续,全市居民的平均直线通勤距离增加到了6.06公里。

周边流入市中心工作的通勤人数在6年间呈现明显增长趋势。

 

上海的“通勤圈”正在日益膨胀,单从嘉定新城的职住空间关系演变就可看出。早在2011年,嘉定新城还是个居住、就业足够“自给自足”的独立区域,80%以上居住者的就业地就在新城内,少部分在嘉定区内新城以外,只有极个别人在市中心城区工作。6年过后,嘉定的人员通勤流动明显增强,并沿着地铁11号线的走向东进。大量嘉定人选择在11号沿线及3、4号等换乘线路周边就业,甚至最远沿2号线到了浦东的陆家嘴、张江。